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要读读小说网 >> 凰妃之一品嫡香 >> 第448章 番外章 前尘往事(二)

第448章 番外章 前尘往事(二)

听到龙床里的动静,守夜的冯得保顾不上打盹,拂尘一挥,赶紧进去侍候,“陛下。”

看到赵裕这情形,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是又想起那位逝去的皇后娘娘了,说实话,他有时候也会暗暗怀念那个从来不生事不争权的皇后娘娘,至少她活着的时候给了他不少方便之处,如今陛下登上大位,也不知道下一位中宫之主会不会还这么好说话了。

这让他想到了最近颇为高调的齐家老女,这个女人一副后位在握的样子,每每见到他都抬高了下巴,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光是想想,他就满是厌恶,无奈人家有个好爹,如今陛下刚平定了四王爷的叛乱,百废待兴的朝廷还需要齐宰相来稳定,要不然哪还有这齐傲儿蹦跶的机会。

赵裕抹去脸上的泪水,恢复了一惯的平淡表情,“什么时辰了?”

“丑时三刻了。”冯得保答道。

离早朝还有颇长一段时间,可赵裕已经无心睡眠了,他披衣起床,站在床边看着外面那轮明月,想到梦里他与容静秋初见面的那晚,也是这样明月高悬,只是记忆犹可追,斯人却已逝。

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疼痛袭来,他捂着胸口表情有些扬扭曲。

“陛下。”冯得保见状,赶紧上前去扶住赵裕,他侍候赵裕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他有这毛病,遂有些慌张地道,“老奴这就去唤徐太医来……”

“不用。”赵裕冷声道。

“可是,陛下,您的身体……”冯得保担忧地道,这小病不治拖成了大病,那就糟了,赵裕正值壮年,可不能因此早逝。

“朕知道自己的身体。”赵裕推开冯得保,他知道自己这是心病,能治这病的药早已不在这世上,而且这是他欠她的,要是他安排得再得当一点,会不会她就不会死了?

自责与懊恼、悔恨交织在一起催生出这病症,他知道自己好不了了。

只是天下刚刚平定,他不能自私地撂下就走,要不然他是真想追随她上天入地生生世世永不分开,这个世间没有她太过空荡,而他辛苦得到的江山也没有意义。

看着自家主子落寞的身影,冯得保的心一痛,窦嬷嬷前几天跟他商量的事情,他一直都说再考虑看看,因为自家主子不是个好糊弄的主,窦嬷嬷太想当然了,也太过自以为是,为了她那愚蠢的女儿窦琪快要变得没脑子了。

可是,看到现在形单影只的主子,他的心也不好过,主子现在极其需要心灵的慰籍,可是他挑出来的形似过世的皇后娘娘的女子,通通都被主子给赶走了,为此还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还扬言若有下次就赶他去守皇陵,遂,他也不敢再自作主张地安排。

心里斟酌了一番,他小心地开口道,“陛下,前儿窦嬷嬷跟老奴说……”

“她说什么了?”赵裕靠在软榻上一边看奏折一边问道,无心睡眠的他只有靠此来打发时间。

“老奴不敢说……”他忙跪下来,心里又开始有点后悔提及这事,他怕自己也被祸及。

赵裕这才抬头看向冯得保,这老阉奴侍候了他一辈子,如果说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那非冯得保莫属,反过来也是一样,对于这个忠仆,他给予信任之时自然也把他的一切摸得透透彻彻,好在他懂得不去踩他的底线,要不然他是不会再留这老阉奴在身边的。

他这表情是做亏心事了吧。

赵裕把奏折放到一边,这才道,“冯得保,你知道朕有耐性,你现在是选择说,还是选择让朕查,你选一条吧。”

冯得保心里苦笑不已,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遂开口道,“陛下,当年皇后娘娘生下的孩子……并没有死……”

本来还漫不经心的赵裕在听到这话时,瞬间坐直身体,表情也变得极其严肃冷酷,喝道:“把话说清楚。”

这一声重喝,让外面同样守夜的宫女太监的磕睡虫立即飞了,他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冯公公说错了什么话让陛下震怒,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事情,哪怕这新上位的帝王并不是个难侍候的主,但他们本能地畏惧这真龙天子。

冯得保一不做二不休地把他与窦嬷嬷商量好的话说了出来,“当年皇后娘娘生产的时候,宫里那位一直都暗中阻挠,甚至在皇后娘娘发作要生的时候,还派了人来美名是侍候娘娘生产,但其实是借机要暗害小主子,”这些话说出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可信还是不可信,但如今只能照这样的话编下去,“当年主子您在外办差,娘娘又要生产,精力不济,窦嬷嬷无法,为了保下小主子,只好用了个死婴来替代,这才把宫里那位派去的人给糊弄走了……”

说到这里,他跪在地下磕头道,“这些事情窦嬷嬷也是最近才告诉老奴知道,这么多年她为了保护小主子只能守着这个秘密,如今天下已定,这才不敢再有所隐瞒,遂方才说出此事……”

他偷偷地看赵裕的表情,自从前些年起,一旦主子不流露出情感来,他就看不清他在想什么,此刻就是这样,他也不知道主子是信还是不信?

其实这番说辞有漏洞,但同样也有理据,毕竟当年先帝的那位皇后还在,她可是看容静秋极其不顺眼的,都不知道找过多少回茬,好在容静秋一直心大,这才有惊无险的度过那些明里暗里的陷害。

而且这是窦嬷嬷琢磨了许多年才想出来的一套说辞。

就在他心里七上八下之时,突然听到主子道,“孩子在哪里?”

“窦嬷嬷一直养在安全处,老奴这就去唤窦嬷嬷把小主子带来……”

“那就赶紧去。”赵裕忍不住怒喝一声。

冯得保不敢再耽搁,立即退出去找窦嬷嬷,现在不能再迟疑了。

他刚一离开,赵裕就瘫坐在龙椅上,他的手死死地按住椅把手,要不然他怕克制不住自己想要此刻就去追寻真相,这些人真以为他会听信这番说辞吗?

他的嘴角冷冷一笑,只是这些急切都不敌孩子的安全,他急切地想要见到那个孩子,确定他是不是自己与容静秋所出的孩子,然后才能跟他们一一清算总账。

时间似乎走得极慢,但似乎又走得极快,就在赵裕等得要失去耐性之时,冯得保带着窦嬷嬷以及窦琪还有一个孩子回转了。

那孩子被窦琪牵着走进来,只见那张小脸绷得很紧,哪怕被带到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他似乎也没有多少好奇心,而是像小兽一样警惕地看着周围。

赵裕看到这孩子的第一眼,几乎就认定了这就是他与容静秋的孩子,这孩子长得太像她了,当然也有他的影子,而且血缘关系一直很奇妙,在他看这孩子的时候,这孩子也抬头看向他。

他朝孩子招招手,孩子警惕地往后缩了缩。

窦琪一直痴迷于赵裕,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他的妃嫔,她就忍不住心花怒放,但是手里紧紧牵着的孩子却是往后缩,她如何忍得,于是半侧着头在赵裕看不见的地方朝那讨厌的小鬼一瞪,嘴上却温柔地道,“小主子乖,陛下是您的亲爹,窦姨前儿跟您说的话您都忘了吗?”一边说,一边暗暗捏紧这小鬼的小手,大有他若是不听话,她就捏死他的样子。

果然,这讨厌的小鬼头的瞳孔一缩,显然是怕了她的威胁,只见他抿了抿小嘴,最后在窦琪的眼神威胁下缓缓走向赵裕,最后站定在赵裕的面前,依旧一言不发。

赵裕也没有急切地去抱着孩子,而是与他对视着。

窦琪却是着急了,这小鬼头是怎么一回事?之前教的时候还好好的,如今到了赵裕的跟前却成哑巴了?她忍不住出声道,“小主子,这是您的父皇,您快唤一声父皇……”然后又急着跟赵裕解释,“陛下,小主子一直很机灵的,他可能说了,他……”

“聒噪!”赵裕冷喝一声。

窦琪吓得立即跪下来,不敢再多说,而窦嬷嬷其实一直给女儿打眼色,让她安静一点,说的越多错得就越多,千万别让赵裕看出太多的破绽来,哪知道这个女儿一看到男人,眼里就没有她这个老娘,真是要气死她。

“陛下,老奴这闺女是太着急了,这才会一直喋喋不休,她一直照顾着小主子,最是明白小主子需求的人……”窦嬷嬷仗着自己是赵裕的奶娘,腆着张老脸为自己的女儿说几句。

赵裕此时也不想听窦嬷嬷说话,于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窦嬷嬷打了个冷颤,没敢再多说什么,心里甚至暗暗有些后悔,当年不该因为女儿的若苦哀求从而实施这计划,因为那个小鬼头就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跟他那个死鬼娘是一个样子,无论如何都捂不热。

这孩子不好控制,当然,窦琪也做不好,可是指望一个未婚未生育的姑娘能做得多好?她是不会在女儿的身上找原因的,有错的都是别人。

与赵裕对视的孩子看到赵裕一句话就让一直欺压他的窦琪跪了下来,这让他吃惊之余不由得多看了赵裕几眼,这个什么爹似乎很厉害,小小年纪的他想到。

从小,他就是在窦琪打骂中长大的,只要不高兴,窦琪就会掐他打他,拿他来出气,还不懂事的他就一直哭,可不管他如何哭,都没有人来哄他,后来,他开始记事了,就再也没哭过,因为哭没有用。

那座宅子里人人嘴里唤着他小主子,但窦嬷嬷一不在,他们就会恶毒地唤他小鬼头,下人的孩子甚至敢推搡他,初时他只能任人欺负,后来他懂得反抗了,把其中一个小孩咬伤了,那家大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只是后来这下人把状告到窦琪那儿,那次他挨了一顿毒打外加饿肚子三天,要不是窦嬷嬷发现得早,估计他都活不成了,这也让小小年纪的他心里充满了对窦琪的憎恨。

自那次后,他开始学乖了,不再明面上反抗窦琪,他教什么他就学什么,他想着总有一天他会长大,他一定会报这个仇。

“你是我爹吗?”他仰头看向陌生的男子。

赵裕看着他那双神似容静秋的眼睛,他的眼睛突然一热,泪水不由得盈满眼眶,只是身为父亲的他一直在克制着,不让自己在孩子面前失态,他伸手轻抚他的小脸,低声道,“孩子,我是。”

“那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出现?”孩子质问道,“人家都有爹娘,就我没有……”他的声音里满是委屈,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没人要的孩子,不然窦琪不会这般欺负他。

“不是……”赵裕想要解释,但却无从解释,他恨,当年妻子生产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在她的身边,要不然就不会让人钻了空子分隔他们父子、母子多年。

“孩子,是为父对不起你。”赵裕突然抱紧这孩子,再也忍不住的热泪在孩子看不见的地方滴落。

妻子那时候一直说孩子没有死,所有人都说妻子是接受不了孩子夭折而产生了癔症,可他不这么认为,他派人去找过孩子,可却怎么也找不到,也对,做贼的与找孩子的人是同一伙,他们又如何会在那时候把孩子还给他们?

一直警惕的孩子突然感到后背一热,他收起小兽般的防备,轻推开赵裕,这才看到他眼里还没来得及擦掉的眼泪,这泪让他的心也跟着难过,他伸出小手擦去赵裕眼里的泪水,“你哭了。”

“嗯,”赵裕没再藏着掖着,“因为为父见到你太高兴了。”

这话让孩子一怔,他虽然没有父亲,但他知道父亲是爱孩子的,当年那个被他咬伤的孩子就是找父母出头,然后窦琪才会惩罚了他。

思及此,他的眼睛突然一亮,“那你会为我出头吗?”

赵裕一怔,最后笑着摸了下他的头,“当然。”

你是我的儿子,我自然不会让人欺负你。

喜欢凰妃之一品嫡香请大家收藏:(www.1ddu.com)凰妃之一品嫡香要读读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凰妃之一品嫡香最新章节 - 凰妃之一品嫡香全文阅读 - 凰妃之一品嫡香txt下载 - 筑梦者的全部小说 - 凰妃之一品嫡香 要读读小说网

猜你喜欢: 盛世妖颜宦官的忠犬宣言盛华穿越之我在古代送外卖红楼之禛情凝黛催妆娇妾盛世嫡妃荣宁美娇娘是个黑心肝慕南枝吉时医到卦妃天下田园悍媳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巧为农家女凤凰台战斗少女穿越记烟水寒金屋恨嬉闹三国凶娇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大宋小吏盛宠之将门嫡妃千面风华
完本推荐: 戏如婚全文阅读[竞技]力争上游全文阅读完美关系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鱼龙符全文阅读甜妻高不可攀全文阅读田园佳婿全文阅读青城山庄全文阅读(综漫)Unwilling to wait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与权臣为邻全文阅读倒春寒[重生]全文阅读重生之归位全文阅读影后重生成网红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博士宿舍楼记事簿全文阅读微博大V的娱乐圈日常全文阅读家有庶夫套路深全文阅读全地狱都知道魔王有情人全文阅读贵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请叫我馆主大人万诱引力[无限流]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金刚不坏大寨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异分解指南大唐第一世家全球密室[无限]大唐扫把星旧日之箓次元法典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致命偏宠信息全知者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超级保安在都市无限列车星球大战:白银誓约藏珠第三十九次攻略东晋北府一丘八位面发展计划武林外传之武侠电影大穿越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凌天剑神我的1978小农庄我真是女明星规则系学霸大唐不良人

凰妃之一品嫡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凰妃之一品嫡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凰妃之一品嫡香txt下载手机版 - 筑梦者的全部小说 - 凰妃之一品嫡香 要读读小说网移动版 - 要读读小说网手机站